这场古老的雨

来源: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室 作者:铁永波 发布时间:2015-10-14

   急雨一如既往地从贡嘎山方向袭来,摩岗岭已笼罩在雨柱里,模糊不见。先头到达的细雨,密密地洒下,那来自数千米之上的撞击,即刻变成一种久违的惬意。记得儿时,大人总说,小孩子要淋雨才能长高,所以那时每当下雨,我们都会迫不及待地冲入雨幕,任雨水在脸上肆意流淌,踩着脚下的软泥,在大人的呵斥声中嬉戏......。此刻,我又忆起曾经,但已再没机会去感受那些模糊的快乐了。时间永远向前,我们的过往,亦如它一般,行走在同样的方向里,没法逆转。

  这是一条安静的小径,路边葱绿的灌丛和地里的玉米树,和我儿时看到的一般,在我的视线里和记忆里,都是那么的清晰和耀眼。雨水洒下,地面的热量使雨水蒸发,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植物的清香,这是再熟悉不过的味道。我把地形图和记录本掖在衣服里,不让它们被雨淋到,然后慢慢地沿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,享受着这种惬意。脑子里不停幻想着:路的另一边,就是那片熟悉的村庄......

 

 小草在雨水的滋润下如出浴的美人,让人垂涎欲滴。我仿佛看到它们在对我微笑,似久违的朋友,多年未见后发自内心的真诚。我蹲下身,记下了它们微笑的模样。这是儿时常嚼的小草,它们的汁液里有淡淡的甘甜味。我忍不住也摘了一撮放在嘴里,味蕾瞬间受到冲击,那遥远得不能再遥远的距离,带着时间和空间的记忆袭来,比贡嘎山飘来的雨要快千万倍!

 

  今天很兴奋,遇到了典型的古冰川地貌,这算是真正意义上自己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的。从山上看下去,远古的历史依旧清晰:低洼的地形,开阔的区域,平坦的侵蚀面,加上安静的村庄,在午后是如此的祥和。下山时遇到几个放马的老乡,问我他们这里是否会有地质灾害,我告诉他们说,你们住在一块风水宝地上,好好享受生活吧。他们憨厚地笑了,笑容里带着几分得意。其实他们也知道,这里是宝地,也有着不一般的过往,只是他们不知道具体为何而已。

 

  在古冰碛湖的底部,洼地里依然常年积水,没人打理的荷叶在沼泽里自生自灭,它们在七月里舔舐着轮回的痕迹。路过的人也不会去关注,雨水在它们身上所展现的浑圆和剔透,是多么的唯美。小时候经常会把荷叶卷成小勺状舀水喝,每次都被水珠在荷叶上的快速跑动而被弄得慌乱不堪,最终嘴里喝一半,胸前的衣服里倒进去一半,狼狈十足!看到荷叶,也就如同看到自己幼年时的影子,感慨万千!

 

村庄的地里到处可见巨大的冰川漂砾,它们大到让人们不想费劲去改造。它们的存在,其实还保存着远古和重要的信息,它们在悄悄地告诉我们它们曾经的运动方向、它们来自何方、想去何地。

 

  在大渡河的一岸,冰川也曾在这里与坚硬的岩石展开过激烈的较量,它爬过阻挡它前进的岩石头顶,将它严严实实地包裹住,使其动弹不得。这场数万年前的搏斗,或许以冰川的胜利而告终,但很少有人知晓,路过的人,亦不会记住,我想我是幸运的。

 

    2015.07.15   大渡河畔

 

 

上一篇:莲洞奇景
下一篇:斑驳的阳光

主办 :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   版权所有:成都地质调查中心

地址: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北三段2号    邮编:610081 电话: 028-83231057
实验室:83234434    E-mail: cdcgs2012@163.com
访问次数 : 
10018144529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