斑驳的阳光

来源: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室 作者:铁永波 发布时间:2015-10-13

     斑驳的阳光,从密密的树梢滑下,红色的苏铁花开得正艳。五月的夕阳,映衬着金色的黄土,在金沙江畔肆意蔓延……
  昨晚,这里曾经历了一次庄严的洗礼,生命才会在接下来的烈日中不枯萎。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,每晚都需要在梦里修复自我,这样才能在睁开眼睛后看到前方。

 

不记得已有多少次那么近距离地接近金沙江,可每次,我都会那么的欣喜。不是因为她低沉的澎湃,也不是因为她沿途的风景,更多是则是一种心智沉淀的外延,随性而已。

干热河谷的天,万里无云,炙热的太阳烘烤着地面,一切被它控制的生物都接近枯萎,这是自然界的统治模式,我们都已经习惯并觉得理该如此。山坡上的乔木长得很高,但树干却很细,这是典型树木对缺水环境适应的体现,它们成群成簇状密集生长着,这样可能是为了抵抗风对它们的破坏。乔木下层的灌木基本没有,只有零星的草被覆盖,斑斑秃秃的,这不禁让我开始担心在未来的某一天,我的头顶也会如此形态般展现。从群落的垂直结构上看,这种生态系统的成层结构是不完整的。

当我正在感叹这弱肉强食的自然时,汽车转过一个山坳,路边的一树红花突然闪现,从车里望出去,晴朗的天空刚好成了它们的背景,那抹红显得尤为鲜艳,很明显,它是代表那些低头枯萎的植被在向干热河谷气候宣战。我们都不禁同时发出一声惊呼,司机也情不自禁地把脚放在了刹车板上,掏出手机,跟我们一起记录和贪婪着这耀眼的红。其实这仅仅是一个开始,后面的5公里路途上,我们时而停车拍照,时而用眼观赏,沿途的红色时隐时现,让人美不胜收。

 

我本以为,这是木棉花或是攀枝花,但我不敢确定,后来停车向当地人一打听,方知此树是苏铁,亦叫凤尾树。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苏铁花,尤如我昨日又爬到海拔3000m的灵山上看到杜鹃花般欣喜,虽然与贡嘎山的杜鹃一样,但它们在不同空间出现后给我的震撼,是可以和他们在不同时间出现而给我带来的震撼相媲美的。

此时,我真心地非常非常感谢哲学的时间和空间概念,它们让我在寻求自己灵魂的过程中找到了理论的解释:属于时间尺度范畴里儿时看到的杜鹃花和现在我看到的杜鹃花,每一瞥都深藏着故事;属于空间尺度范畴里出现在乌蒙山、贡嘎山或灵山的杜鹃花,每一处都流露出热情。

明日,我还将挑战金沙江右岸2500m的山顶,不知道在那里还能否看到杜鹃花的出现。

今夜的文字,与苏铁花有关。但在梦的格调里,杜鹃花将会永恒!

晚安,苏铁,晚安,杜鹃!

 

 

2014.05.19   金沙江畔

上一篇:这场古老的雨
下一篇:七月.河畔

主办 :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   版权所有:成都地质调查中心

地址: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北三段2号    邮编:610081 电话: 028-83231057
实验室:83234434    E-mail: cdcgs2012@163.com
访问次数 : 
1001814452911